無聲的愛
無聲的愛
2020年10月31日
 
小女孩一頭晶瑩黑亮的長髮像無尾熊環抱著母親,媽媽的手輕順安撫孩子的背知道小孩進診間都怕打針。孩子的媽拿出紙筆,迅速的寫下「要生二胎」,而且眼神相當堅定執著……
她姐姐在一旁說 ”翁醫師,你要勸我妹啊,生第一個就不容易了…她每天早上要從深坑坐公車轉捷運一個多小時到台北的醫學中心上班,平常也只是一個打掃的清潔工,加上第一胎子癲前症緊急剖腹,過程相當危險,醫師,你勸一下她啦。”我苦笑,”我來說,你翻譯比較快”。
回想這個婦人,她的狀況有很多,特別是免疫問題,因此長時間無法自行懷孕,加上40多歲與經濟狀況,最後決定簡單收集第三天胚胎就好,而一些用藥像黃體素與免疫球蛋白,讓她回服務的醫院請她認識的醫生幫忙。當所有檢查完成進試管療程之前,特地要她去找中醫曉萱院長,身體做一些調整;這類困難的個案要進行中西整合,應該要先有確診,中西醫有一定程度的溝通效果比較精準,像治療策略是從血管彈性與血液滲透壓著手,還是自律神經必須合併處理,特別是有甲狀腺類抗體,因需較高劑量類固醇,血管彈性會降低,怎樣讓類固醇安全撤退由中藥取代也在在是一門學問。
當萬事俱備後植入,上帝也非常祝福她,一開始是雙胞胎,一個好字,只是到後來聽說34週多時因血壓控制不好,緊急剖腹產後小男孩並沒存活。也因此現在比較高危險的孕婦,我都希望可以在我門診進行母體胎兒成長環境監控與營養體重監測,看到可以安全下庄才放心,概念上就是與產檢醫師分工合作,盡量避免遺憾。
媽媽還有二顆看起來還不錯的 day 3 8B胚胎,孩子的爸在紙上寫,”想把另一個生回來”,聾啞夫妻,生活簡單,信念簡單,眼神卻不簡單。我請姐姐告訴他們夫妻,如果真的想,讓上帝決定,我也不知道剩下的胚胎是否又可以如此幸運長大成人依偎在父母身旁;如果真的想,我們一起努力,過程會比第一胎更辛苦,因為我會一直盯著,會常常餓肚子,飲食控制;如果真的想,讓我們都靜下來,放下各自的堅持,先靜靜感受那份單純想為人父母的愛,因為
真的愛 無聲。
分享